二宫 竹

MHA♡灵能♡ARASHI♡猎人♡目前凹凸小英雄

【胜出】违禁品 12

这篇真的我暴风哭泣😭😭😭😭😭

半泽火腿子:

*扫黄特警咔×娼妓久,ABO文


*请点击BGM搭配食用: 


*前文:0102030405060708 、091011


 


 


所有的投射灯都黯淡下来,唯独只余下天花板正中央顶端投影下的一圈晕黄光圈成为大厅唯一的光源。红色的布幕被深紫色厚织布覆盖,连带拍卖台上的红毯都被换成了绿金丝线细密编织的锦缎。


 


原本还沉浸在叫价和热烈商谈中的竞拍者像骤然冷却的沸水,偌大的场地突兀地安静下来,大厅里只听到人压抑住的微弱呼吸声此起彼伏,连拍卖师都不动声色地退下了展示台。


NO.9号拍卖品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心照不宣,既不需要拍卖师主持,也没有拍卖底价。


 


 


爆豪胜己紧紧盯着那个明晃晃的黄色光圈,几乎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一只白皙的手慢悠悠掀开布帘,拉扯着和服下摆走上拍卖台的阶梯。繁复的厚重衣裙拂过铺设的锦缎,五寸高的二齿木屐小心翼翼地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不存在的脚步声仿佛敲击在在场每个人心上。被拉起的裙摆露出一小截雪白的二趾袜,若隐若现的脚腕和下摆开口处隐约的肌色让人心神跌宕。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绿谷以吉原花魁的本来面目出现,却是在这样一个场合。


 


 


绿谷出久慢慢踱步至舞台中央,对着台下鸦雀无声的竞拍者颔首施礼,身上琐碎沉重的着装让他不能灵活地活动身体,只能略微弯腰。鬓边的簪玉交响触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承蒙大人们屈尊莅临吉原。」


「在吉原的日日夜夜,夜莺无以回报诸般宠爱。」


 


「只能付之以寒微之躯。」


 


绿谷出久看着面前黑压压屏息盯着自己的人群,柔柔地舒展开眉眼展露笑颜,手指搭上脖子上反射着冷冷幽光的抑制环,啪嗒一声解开了暗锁。


 


解开了那个七年来保护着他的最后一道枷锁。


 


 


抑制环落地的声音就像一个开关打开了全场沸腾的声浪,此起彼伏的叫价,争吵,嘶吼,在面具的遮掩下暴露出最原始的面貌和欲望彼此争夺,高高举起手中的号牌抢着报出自己的交换品,一轮轮的排行更替和叠价不断刷新着竞拍纪录册。


 


吉原花魁的拍卖唯有最传统的以物易物。原始直接的物品交易方式,没有底价也没有底线,每个人选择自己的竞拍交换物品以号牌的方式上交给主持者,价值最高的物品将直接得到换取花魁的特权。


既避免了恶意压价的机会,也没有人能够得知对方的交易物品,唯一暴露在现场的只有最高价值物品的估价,相当于直接换取对方价值相当于最高出价的交换物。这种交易方式保持了最大的私密性,而最关键的优势在于——所有主动权都掌握在卖方手中。


 


一场毫无公平可言的拍卖,却让所有人都趋之若鹜。


 


 


绿谷出久乖顺地垂着头抿唇微笑,他没有去看台下状若疯狂的人潮,亦没有再去找寻那个等了一晚上的身影。


他只是缓缓伸出手,默默垂眸开始解开和服腰带和衣扣。


 


柔软暧昧的音乐流淌出来,光线仿佛都浸染上那惑人的信息素,被绑成繁复绳结的腰带率先脱落下来,紧接着是厚重华丽的和服外袍,流云和飞鹤刺绣的绔,蚕丝质地的柔软中衣,随着衣服一件一件滑落,场下的人激动得红了眼眶,号牌递交数量在飞快地更新,无数物品的叠加让价格飙升到难以预测的地步。


 


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里衣的绿发青年站在拍卖台中央,转过身去背对喧嚣沸腾的人群。温热的灯光打在身上,仿佛让人所有的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绿谷出久下意识抱紧了双臂,突然庆幸直到最后一刻爆豪胜已都没有出现。


 


至少没有让他看见自己不堪的下场。


 


 


手指搭上敞开的领口,背对着人群缓缓拉开最后一件衣衫。


却在衣服刚滑下肩膀的瞬间就被人紧紧钳制住双手。


 


 


「不是说可以验货吗?」


 


张扬跋扈的声线打断了台下的热烈喊价,绿谷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呆滞了几秒,那双温热的手已经粗鲁地替他把脱到一半的里衣重新穿了回去。


 


 


「难道就没有人想知道?」


「花重金买梦想?这个梦想究竟有没有价值。」


 


「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从色子爬上来的娼妓,就算被冠以花魁的名头,这样的货色值多少钱,白痴才会花这种大价钱吧!」


 


 


底下原本一边倒的激烈谩骂因为这样的出言不逊反而渐渐平息下来,有想要争辩的人也迫于台上的气势没有开口阻挠。没有人乐意做赔本买卖,但也没有人胆敢在他人的地盘肆意挑战吉原的尊严。他们只是紧盯着台上相持的两人,压低声音讨论这究竟是一场真的闹剧,抑或是卖家企图炒高价格的把戏。


 


只有被钳制住双手失去行动能力的绿谷出久在第一秒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封冻的眼神出现了动摇,继而开始簌簌发抖。


 


 


「……小胜?」


 


「闭嘴——」


 


 


一声低喝把本来就已经在发抖的人惊得几欲要软倒在地,爆豪手疾眼快地把绿谷抱进怀里,接触到人偏高的体温立马猜到对方并不处在正常地状态。


他几乎马上察觉到所谓的验货是什么回事,然而此时没时间让他解释自己行动的含义,台下有几百双眼睛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任何不妥的言行不仅自己难以脱身,想要两个人一起全身而退更是难上加难。


 


 


「别反抗。」


 


爆豪胜己紧扣着人的手臂将人拉入怀中,贴近那因高热而通红的耳廓小声命令。对方身上泛滥而起的信息素让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咬牙压下涌上来的生理反应,却没注意那烦躁地神情深深刻进了绿谷出久眼里。


 


就在两人在台上阻挠了拍卖会进行的同时,背后的掌控者终于出面发话。


 


 


「吉原的拍卖会是完全公平的,我们举办拍卖的初衷就是为了感谢与分享,我,以名誉担保所有承诺过的事情均不会食言。」


 


从人群后方传来沉稳的男低音,所有的窃窃私语都突兀地消失,人群自发让开一条通道让大先生通过,电动轮椅微弱的齿轮声在安静的大厅显得尤为刺耳,身着整齐西服的保镖立在两旁,等待后方的掌控者发话。


 


「验货这一点,为了最终拍得商品的客人着想,必须等到拍卖结果出来,再由货品主人决定是否验货,不知道大家是否心存异议,尽可开诚布公地述之予我。」


 


大先生眼含笑意看着将绿谷护在怀中的男人,面上似乎并无丝毫不悦。


 


 「既然这位客人如此志在必得——」


「不知道您的出价是否可以透露?」


 


「我的出价?」


 


爆豪胜己扬了扬眉,丝毫不忌讳对方直接挑衅的目光。


 


 


「不知道金钱和权力以外的东西你敢不敢收?」


 


「“以最珍贵的宝物予以交换”,吉原遵循这一条规则。」


 


 


「那,用我的性命交换如何————」


 


 


话音刚落,布幕上方唯一的光源骤然熄灭,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众人陷入慌乱之中,尖叫的人群、浓郁的黑暗、蓄意或无意地践踏,惊呼声和着混乱的奔逃,即使是稳如泰山的大先生也不禁带上了一丝慌乱——


 


「大家不要慌,请冷静——」


「三秒之后将会打开备用电源——」


 


 


混乱的人潮之中绿谷出久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被拦腰抱起的那一瞬他只来得及看一眼那沉郁的红眸,继而就被包裹进另一个温热陌生的怀抱里。


 


爆豪胜己将他裹在自己的西装外套里,推向了另一个人。


 


 


 


TBC


 


 


 

评论

热度(621)

  1. 二宫 竹半泽火腿子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真的我暴风哭泣😭😭😭😭😭